行业资讯<<
返回资讯主页
临泃故城“身世”之谜
发布时间:2016-04-28    点击次数:617


    在位于今三河城东南1.5公里处的泃河南岸,残存着寥寥几处形态隐约的临泃故城遗址,从现存的夯土墙,以及于此发现的青砖、布瓦、陶片、瓷片推测,故城纵跨了东汉、北朝、隋、唐、辽五代。今天的三河县,就是历史上的临泃县,根据史学界的判定,临泃县正式设制建县是在唐武德二年(公元619年)。置县要有县城,如此推测,当时的临泃城至少应该是一座发展较为成熟的城邑了。



    然而,细心的学者们在研究史料过程中发现更为隐秘的遣词用句。据《旧唐书·卷四十三》载:“武德二年,于县(指潞县)置玄州,仍置临泃县。”所说的“仍置”,明显是说在唐武德二年以前就有临泃县,而唐朝开国之时袭用重置,没有废弃。我们试沿着泃河源流细细追溯,其上游的大唐回村、双村、小唐回村等地布有众多遗址和墓葬。1973年小唐回村西,一次性出土了一千多公斤燕国刀币,这巨量钱币绝不是一个富豪所具有经济实力,一次性地集中埋入地下。很可能是官府库存钱币,遇到紧急状况,采取了埋藏措施。此外,1978年在大唐回、双村的三座战国墓出土的大量精美器物中,有战国早期的铜礼器墓,也有战国中期的陶礼器墓,且均为燕国士一级的墓葬。其下游,紧邻临泃故城的错桥村,1988年出土了大量汉代铁器,其中包含车具、马具,只马蹬就有十几个,似乎这里曾有马队,暗示了汉代的繁华之像。而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一副脚镣,这一件与监狱密切相关的文物,使人联想到监狱也曾出现在这里。莲花瓦当,这种常出现在高规格建筑物上的构件也让今人不禁猜测,是否曾有高大建筑存在的可能。对于以上种种推测,《方舆纪要》也有记载:东晋十六国时期,羯人石勒拥兵割据,建立后赵,而后建临泃城。因临泃河水而造,临泃城常年受河水侵蚀,偶有洪水冲击,终于北魏时废弃。公元581年,隋朝再度实现大一统,临泃县重现史书,进而于盛唐时晋升为县,唐玄宗开元四年(公元716年)更名临泃县为三河县。临泃故城也作为县治之所一直沿用至五代十国。基于隋唐两朝国力强盛、政治开明、经济发展、文化繁荣,三河县作为一座积蓄已久而独立发展的年轻城市,迸发出与这个时代相应和的鲜活力量!


    后唐长兴三年(公元932年),卢龙节度使赵德均为防御契丹侵扰,在临泃故城西偏北三里许建三河县新城(即今三河城东南部),三河城史从此进入下一个历程。新城方四里(实为六里),周长960丈,面积0.64平方公里。内筑土基,外砌砖石,高、宽皆两丈有余,有垛口1300多个,设有门楼四座,南门两侧建有水门,护城壕(今三河城迎宾路南段部分)宽3丈,深1.5丈。自新城建成启用,与之隔水而望的临泃故城,在履行了她长达216年的治所之职后功成身退,荒芜至今,成为三河历史发展与演变的众多见证者中,分量极重的一员。


    临泃故城的发展历程曲折跌宕,又屡遭战乱兵燹,自然毁蚀,虽然自身完整连贯的史料几乎无存,所幸今人还能够在为数不多的文献片段中找到关于她的只言片语,使得临泃故城未被历史长河完全湮没,也让人们相信临泃故城真实地存在过,并有坚定不移继续探寻神秘故城的决心。这也是历史客观性和真实性的具体表现。相信,随着考古学的深入发展,临泃故城终将以更丰满的姿态重现世人。






上一篇:草原上的无字天书——岩画
下一篇:三河“古八景”